• 陶衛網
所在位置:首頁 > 陶瓷資訊 > 全國六大陶瓷產區復工復產真相!未來出路在哪?
全國六大陶瓷產區復工復產真相!未來出路在哪?
來源 : 陶衛網     閱讀 : 32395    作者 : 陶瓷資訊    2020-03-02

2月22日下午,陶瓷資訊、陶衛網攜手寶達集團執行總裁張剛,高安陶瓷協會副會長、江西金三角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長金思平,湖北省陶瓷工業協會會長、湖北鑫來利陶瓷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吳全發,中國建筑衛生陶瓷協會副會長、西部瓷都陶瓷協會會長、四川省米蘭諾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長胡正華,遼寧省法庫陶瓷工業園常務副主任魏玉猛,山東省建筑衛生陶瓷行業協會秘書長宋超謀,共同帶來產區最新資訊以及應對疫情的具體情況。陶瓷資訊記者喻月明主持本次論壇,銘盛企業為本次“陶瓷產區線上論壇”支持單位 。


從左至右分別為:張剛,金思平,吳全發,胡正華,魏玉猛,宋超謀、喻月明


 主持人 陶瓷資訊記者喻月明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之下,陶企的節奏幾乎都被打亂。陶瓷資訊、廚衛資訊、陶衛網先后策劃了“首屆線上廚衛行業高峰論壇”、“首屆線上陶瓷行業高峰論壇”、“首屆線上經銷商高峰論壇”、““首屆線上裝企高峰論壇”以及“首屆線上家居專家論壇”,為陶瓷行業獻計獻策,共同應對此次危機。 

如今,新冠肺炎疫情進入新的階段,各大陶瓷產區復工復產情況、以及復工后防疫以及疫情對各大產區的沖擊和影響成為了行業關注的話題。通過這次疫情總結出了什么經驗教訓?企業應該如何提升抗風險能力?另外,希望產區代表們能就此次疫情對出口的影響以及近年來熱門話題“海外建廠”結合自身產區情況談一談看法。


中國建筑衛生陶瓷協會副會長、西部瓷都陶瓷協會會長、四川省米蘭諾陶瓷董事長胡正華

夾江陶瓷企業正在有序復產,勢頭良好



夾江縣委縣政府領導有力,疫情防控有方,截止目前夾江尚未發現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疑似、確診病例,這為夾江陶瓷企業復工復產創造了良好條件。

截至2月21日,夾江產區已經復產的規模以上陶瓷企業有13家(米蘭諾陶瓷、華興陶瓷、金翔陶瓷、建云陶瓷、宏來源、索菲亞、廣樂、金輝衛浴、興泰和、建輝、盛世東方、康榮、華宏),生產線共計20條,占夾江規模以上陶瓷企業的27%。

根據昨日(21日)協會的統計數據,到這個月月底之前還將有16條左右的生產線點火,屆時整個產區生產線開工數量將達到36條以上,占夾江規模以上陶瓷企業的44.7%。值得一提的是,夾江陶瓷企業的銷售部門從2月5日開始全面復工復產。

為了切實保護員工的身體健康和安全,夾江陶瓷企業都成立了以董事長或總經理為首的防控工作組,出臺了詳細的疫情防控工作方案。企業疫情防控的主要工作包括:建立員工身體狀況統計表,并做好排查工作;在崗員工必須佩戴口罩,每天定時測量體溫;做好日常消毒防疫工作;嚴格落實分餐制度;外來人員進入企業必須佩戴口罩、測量體溫,并做好登記;各部門每天按時匯報排查、統計信息;加強對員工的疫情防護知識宣傳。

現在開工以后物流遇到了問題,我們這里很多地方下不了高速,貨物發不出去。近幾天我們發往云南的貨物就不讓下高速,或者說從四川過來也不讓下高速。但是這個情況應該過段時間就會解決了,可能貴州就相對要好一些。

我在貴州有個基地,那邊是20號開工的,開工三天了,每天可以發幾萬件貨,每天有幾十車磚往外運。因為貴州省是全國最早拆掉防疫檢查口的省份。現在夾江陶瓷企業正在有序復產,勢頭良好,預計到3月中下旬大多數陶瓷企業會全面復工復產,這是我們這邊的復工復產的情況。

夾江陶瓷90%以上的份額都是內銷,因此出口市場的波動,對夾江陶瓷影響甚微。現在,夾江陶瓷的銷售市場主要在西南、西北地區,而西部省份的疫情并不嚴重,預計終端市場的復蘇在全國范圍內相對會快一些。根據陶瓷協會對四川部分市場的經銷商調查了解情況看,少數農村建修已經開始動工,等疫情過后市縣裝修市場也會陸續啟動。

個人判斷,這次疫情不會加劇陶瓷企業外遷。國內因拓展國際市場到海外建廠的陶瓷企業只是少數,主要是因為關稅、勞動力成本等因素。中國擁有全球最龐大的人口和內需市場,大多數陶瓷企業還是將立足國內市場。

疫情期間的復工復產,對企業的應急管理能力提出了高要求。同時,現在疫情尚未結束,終端市場對瓷磚等建材的需求基本上被抑制,即使疫情結束后市場的復蘇需要一個時間過程。因此在這個時間段對企業的應急管理能力、抗風險能力尤其是現金流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陶瓷企業在今后的經營管理中,必須強化內部管理、增強品質品牌意識、夯實市場渠道,從而提高抵抗風險的能力。

在疫情期間,大多數陶瓷企業都在線上辦公,部分優秀經銷商通過線上推廣、線上促銷拉動銷售。這說明現代企業需要思考如何與到來的5G時代接軌,利用互聯網、大數據等工具、技術提高經營管理能力。


 寶達集團執行總裁張剛 

本次疫情對高層決策力是一場大考



現在應該是復工為主旋律,因為湖北外圍除了個別地區,應該是整個疫情得到控制。本次防疫措施也體現出政府和企業的調度。我認為現在防疫還是要做精準防疫,做精細化管理。因為現在我們做的很多防疫是比較過度的。這是執行力的問題,理解力問題,然后還有責任擔當的問題,這方面我想各個產區都感同身受。


關于此次疫情對市場以及行業的影響,雖然說瓷磚消費是可以儲存的,但是這個影響還是比較巨大的。因為瓷磚行業這幾年持續洗牌,健康的企業在抵抗市場洗牌的過程中發展壯大,但很多企業實際上一直在耗損。

這次疫情就把整個正常的運營結構給打亂。結合自身產區情況來說,福建產區沿著海岸線是有條件去做全球的市場。初期國外市場沒什么影響,但中長期要看疫情的發展情況。而且現在疫情開始往國外發展了,比如新加坡、韓國、日本以及更遠一點的美國。沒有一個國家會像我們這樣停下來防疫,這時候疫情有可能會變成另外一個導向。很多國家要做精準防控經濟損失是承受不了的。

陶企走出去的兩種選擇

出口的中長期會受本次疫情的影響,這些影響來自于展會的推遲以及外國客戶來訪的延期等等。雖然大家嘗試在網絡辦公,但是瓷磚不能通過看照片便把產品完全理解,因為很多人要講光感、觸感還有很多立體的感官以及功能指標等等。所以這個時候還是需要面對面的交流,甚至在有的時候需要做專業的測試。

中長期出口的影響還要看各自企業的定位選擇,如果是做很容易被替代的產品,那出口可能會影響較大。現在出口目前中國有兩種模式,主流模式還是短平快、粗暴的,出口到非洲、巴基斯坦等國。這種模式要看市場給你多大空間,未來的持續性肯定堪憂。

如果出口定位在這一帶的低端出口,那沒什么未來前景的。我07年到10年在國外工作過三年。如果人家是守著地源優勢,那中國沒有機會。當然現在也嘗試另外一個機會,比如說金意陶、歐文萊分別跟馬來西亞MML的合作,這是另外一種模式。

這是有附加值的做法,利用中國僅次于意大利、西班牙的累積和國外工廠展開合作。如果這樣做產能的輸出,從持續性來看確實會有政策風險。但這個政策的風險還是要看我們的祖國是否強大。政策的決策也不用說特別的偏斜,只要公平決斷就好。因為畢竟沒有辦法像中國這么大的市場可以爆發式、簡單粗暴地收割。

先確立方向再實施復產

國內市場現在很多工廠、產區可以復工,政府也在推動復工復產。但是我在觀察,工廠在復工之前其實應該思考復工以后該做什么。這跟企業的儲備有關。如果原有的市場還沒做好準備,還是像以前那樣,開工以后都是趕潮一樣沒有方向,那在復產前可能是要真的要選擇。如果是有比較精準化銷售系統的企業,都是訂單排產,那可以加快復工的速度。

就國內市場我個人看法是前期會影響。就像夾江胡會長說的,因為現在確實物流沒有那么暢通,但是相信政府的力量,物流的問題我覺得不是大問題,很快會得到解決。而且中央的政策是出的很超前,高速公路停止收費就是要拉動物流。現在快速復工才是重頭高層很清楚,經濟不好才是最大的民生問題。

關于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問題,因為我自己有在國外工作的經歷,相對來說除非去到處都是基建,到處都要建房子的國家,但是這個市場已經越來越飽和了。比如說非洲,那邊都已經產能過剩了。產能過剩我們都很清楚,最后就和大家殺價殺到惡性循環。

累積與沉淀是中國建陶成功的基石

現在我們整個制造行業發展應該有一個經營理念,比如說我們可以看看意大利怎么避開中國的競爭。之前中國的競爭使得意大利的產能從7億削減至3億,但是這兩年又回潮,基本上又翻番了,反彈差不多50%到4.2-4.5億。

他們在這個過程中做兩件事,一件事叫“累積”。因為中國都想走捷徑,都不想做積累。意大利做累積以后就不跑量,他們保留工藝復雜性產品,先守住原來的產能線。如果我們要跟意大利、西班牙競爭,就得呈現那樣水準的東西。呈現不了,談不上競爭,那是兩個顧客群。

第二個是現在所謂整個行業大熱的大板、巖板。意大利守住陣地,走創新路線,所有的技術工藝這么多年不在傳統的板塊上研發,都在圍繞大板。不論是純數碼噴釉還是大規格的施釉設備,他們都是在避開中國的競爭。

從國內的層面來說,整個世界上除了意大利、西班牙有這樣的累積、沉淀,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中國這樣的基礎。中國如果走出去應該怎么做?還是利用我們資源的儲備,整個供應鏈以及全世界最強的設備原料、人才梯隊等等。我們做一些有競爭力、有成長性的產品,我們參與國外高值市場的競爭。

這幾年大家也清楚,中國的進口瓷磚成長率爆發。為什么會爆發?因為人家做的一些東西確實是超越我們本土的東西。本土工廠應該好好思考這個問題,開始做這些產品的累積。雖然比較難,不是馬上見效益,但是累積也是競爭力,特別是通過本次疫情大家都會靜下來反思。這次疫情可能會觸動企業走出去的想法,但是不會根本上發生改變,企業應該根據自身的條件做理性的選擇。比如說最近海鷗在越南收購臺資51%企業股份,這也是一種模式,因為臺灣跟大陸文化相通,語言相通。

疫情對企業與個人深度思考能力提出挑戰

本次疫情留給企業或者留給每個人思考。整個疫情期間看了太多的故事,這種大潮下不確定因素太多,做企業運營的就要盡可能的保全自己,這才是最重要的。企業肯定得有現金流,要良性運作,可能不止我們行業,很多行業都存在錯綜復雜的債務關系。這種的話沒法保持良性,在一條線上哪一個環崩了,估計有很多企業資金鏈就會斷裂,到最后只能是清盤。

這次疫情是動態的信息,對企業或者對人的深度思考能力提出挑戰。變化的時候在信息方面也不能輕易相信,信息過濾能力也體現出來。我們現在獲取信息不難,但是獲取信息以后,怎么去除虛假信息成為一種考驗。只有真正了解真實的信息才能做出深層次的決斷。

在這次疫情中,企業的定位以及決策力一定要很清晰。另外企業的團隊很重要。如果團隊里都是精英,都是有獨立思考力的人,那將會更好地應對本次的突發事件。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對突發危機處理能力是一場大考。如果團隊具有學習能力、思考力,有不斷出現提升的能力,當企業遇到危機的時候,特別是遇見很多不確定因素的風險的時刻,你的企業所做出的階段性決策,起碼跟你的對手比起來風險要低得多。



高安陶瓷協會副會長、江西金三角陶瓷董事長金思平 

企業家應該思考穩健、健康發展



高安情況跟夾江和福建基本上相似。江西在疫情這塊不是很嚴重,雖然離武漢很近,但防范措施比較到位,政府2月17日就下發了企業可以開始做復產復工的準備。現在已經過去五天,企業已經陸陸續續在開始點火,準備投產的企業也有不少。 

在這次疫情當中,江西的影響其實看起來不是很大,跟夾江情況相似。不過,最大的問題是物流,江西處在中部,物流范圍都是在江西境內,基本上出不去,想離開江西的話,物流比較難,不僅是價位高,也根本沒有高速路口可以下。就算有高速路口可以出去的話也有很多問題,覺得不劃算。目前江西企業在這七天內應該都會復產,但是復產出貨可能大部分還是庫存,因為物流運輸上解決不了的話,出產的可能性也很小。 

從現在疫情的情況來看,基本上做企業的應該意識到這一點“企業活著更重要。”企業走多遠,達到什么目標和高峰點固然重要,但不是最重要。其實跟人一樣,身體健康最重要。高安陶瓷協會里面企業基本都是一致想法,把企業本身做好,把企業體質、健康做好至關重要。剛福建寶達張總說的很好,他所表達的行業現狀和意識到的問題都是這個行業真正看到的。

無論高端還是中端、低端都是企業在向前謀發展。最重要的一條,企業怎么活著,很多企業賺了錢基本上都投資了,不會把錢這個東西當回事,不覺得錢的重要。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現金流的重要性才體現出來。陶瓷企業這時候都想盡快復工投入生產,但復工的風險和防控能力難度又會更大,一旦企業遇上疫情風險,最后可能是得不償失。這個是國家體系治理中的一個重要點,一定要按照國家的體系治理去執行,這點是毋庸置疑的。目前高安的企業基本上陸陸續續復工,在防控這塊做的都很全面,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其實企業怎么發展這個問題,歸根結底還是落在國家大環境里面。制造型企業,是按市場需求來的。當然我們可以去搶市場大蛋糕,但是一旦市場蛋糕變小,搶的范圍也就有限了。在出口方面,江西很多企業都做了嘗試,但做的都不是很理想,出口量很少。所以我覺得還是要把原有的市場、原有的客戶群做好。

最近和朋友聊天說到了一些問題,陶瓷的制造不再是比強度、白度、硬度、表面光澤度這些技術原理,要隨著整個家居環境的變化,從裝飾上真正體現出產品價值,滿足不同的消費者群體需求,要從大環境需求角度來制造我們的小元素。

做企業每天都會有風險,這次疫情也是考驗企業的治理能力和公關能力,相信在產能上,大家可能擴張型的去吞并一個廠或者兩個廠的思想也會越來越少。如何把企業做穩和健康,出現問題的時候能夠隨時應對維護整個企業的正常運行,是企業家都應該去思考的。



湖北省陶瓷工業協會會長、湖北鑫來利陶瓷董事長吳全發 

這次疫情對企業來說,是危機也是挑戰



湖北省是我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發源地,也是此次疫情的重災區,湖北陶瓷企業在疫情發生之初,及時響應各級政府的號召,積極捐款捐物。據不完全統計,全省共有15家陶瓷企業和一千多名員工向地方政府和慈善組織捐款200多萬元(含物資折款)。 

在企業防疫上,將抗擊疫情關口前移,全省所有陶瓷生產企業在2020年1月20日之前,全部停產,員工放假回家,企業實行封閉管理。對離廠員工采用短信、電話等多種形式保持聯系,宣傳防疫知識,提出防疫要求。對企業留守人員配好個人防疫用品,安排好日常生活,加強留守人員日常體溫檢測和環境消毒。

通過落實一系列防疫措施,收到了較好的效果。目前,未收到湖北陶瓷企業確診和疑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報告。在湖北防疫仍處在膠著狀態的大背景下,湖北陶瓷企業仍處在全部停產狀態,這一狀態一直要持續到3月10日以后。停產時間至少三個月,也可能達到四個月的時間,全面運行正常估計需要半年的時間。

湖北陶瓷行業受疫情影響嚴重

這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給湖北陶瓷行業帶來的損失是客觀存在的,影響的程度也是不可低估的。

直接的顯形影響是:企業生產成本大幅上升,效益下降;用工荒進一步加劇;現金流大幅縮減,部分中小企業資金鏈斷裂,淘汰出局是必然的;出口企業因不能履約,在造成直接經濟損失的同時,將面臨企業信用丟失的困境(湖北8家衛浴企業就有5家企業的產品80%出口);安全生產和勞動保護風險增大等新的前所未有的困難。隱形的影響有:企業的信心下降、信用受損、企業上下游配套企業合作需要重新整合和磨合等。

湖北目前有兩家陶瓷企業在國外辦有陶瓷生產企業。據了解,在國外辦廠,受到當地法律、風俗、交通、資源、時局以及社會穩定等諸多因素的影響,其投資風險很高,我省陶瓷生產企業在海外投資的積極性并不高。我個人認為,不會因為這次疫情而導致陶瓷企業加速向海外轉移。

疫情過后 行業結構將發生改變 

疫情過后,我國經濟格局將會發生很大的變化,供給側結構性調整力度會進一步加大,將會給建筑陶瓷生產企業帶來新的機遇和挑戰。

這次疫情增加了民眾的風險意識,民眾為增強安全感,會刺激住房的剛性需求,從而帶來建筑陶瓷的新的市場空間;疫情帶來的新的困難會加速中小陶瓷企業的倒閉或重組,騰出一部分市場份額。與健康有關的產品會受到市場歡迎,如健康陶瓷磚、智能潔具等。

這次疫情過后,行業協會和企業要建立和建全危機事件機制。完善應對危機事件應急預案,提升企業應對公共危機事件的處置能力。

二是要加快行業轉型升級,由傳統勞動密集性向智能生產轉換。后疫情經濟時代在我國會持續一定時間,在這期間,國家會更加注重綠色工廠、清潔生產和智能制造工廠的建設力度。降低人力資源成本和使用風險。

三是支持陶瓷企業不斷創新,創新是企業生存和發展的根本所在,只有不斷新產品、創新工藝、創新銷售模式才能使企業立于不敗之地。這次疫情將會改變消費者的消費習慣和消費方式,人們將會更多的選擇線上消費,因此,為推動陶瓷行業高 質量發展,我們應該改變傳統的思維,充分使用互聯網+各種平臺,做好迎接疫情危機過后,即將掀起的企業線上管理、無接觸線上交易等萬物互聯互通智能化浪潮的到來。

這次疫情對企業來說是危機,也是挑戰。鑫來利陶瓷將圍繞“綠色、智能、品牌、創新”的發展思路,在當前傳統的產品向大品牌集中度不斷提高的前提下,細分產品市場,以市場為導向,精準定位產品,走精品之路,走個性化之路,不斷提升產品質量,探索新產品,新市場和新營銷模式。 

 


遼寧省法庫陶瓷工業園常務副主任魏玉猛 

雙線作戰,疫情防控是底線,復工復產也是重中之重



首先,我從管委會的角度把東北瓷都法庫產區疫情之下的發展情況做一個簡單的介紹。我們園區主要是以建筑陶瓷為主,一共圍繞上下游企業275戶,按照往年正常的開工計劃,我們以前的每年都是初七初八,各企業的老板陸續返回法庫。過完正月15之后,每家都逐漸的進行點火生產。今年情況比較特殊,截止到目前,我們園區里邊只有兩家企業復產,2月10日科勒衛浴開始復工復產;另外還有一家以出口為主的企業復產,他們是有外貿訂單的。

對于當地疫情的防控在封城以后,園區主要做了這幾方面工作。根據指揮部和政府9號令,我們主要是從企業服務和監管這兩方面重點著力。對企業的復工復產,及時的做好準備。主要就是幫2月3號需要復工復產的企業準備防疫物資。防疫口罩我們準備了30萬個,還有消毒液等防疫物資,解除了一些燃眉之急。

同時,對復工復產的企業,在服務提升上我們還涉及到用工協助、交通資金配套方面的支持。法庫的產區有自己的特點,起步很晚,很多的技術人員都是省外的兄弟,或者是去鄰省聘用的。近一周時間,除了湖北省以外相關技術人員,眾多技術人員已經陸續返回法庫。

對于返回法庫的員工,我們分為兩方面:一方面,在企業進行自我隔離,還有從風險程度考慮,進行定點隔離,按照我目前統計的數據,到今天下午13時,目前我們整個園區外省到訪的人員已經達到了將近350人。從這個情況估計,具體開工時間,預計到3月中旬。整個園區各級各類的生產線,大致能開到40條左右。

雙線作戰 疫情防控是底線 

物流還有企業、原料的供應,整個交通線路,我們從生產的角度與各部門都已經做過協調,不會因為上下游的供應影響企業的復工復產。從正月初七到昨天為止,都是以防控為主。

從今天開始,主要是雙線作戰,疫情防控是底線,復工復產,也是重中之重,所以說我們現在主要堅持的就是雙線作戰,堅持兩手抓。目的就是最后時限,雙贏實現兩手硬。具體的做法,一定要確保疫情防控精準到位,同時要有序有力有效的恢復生產生活,盡可能地減少疫情對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生活的影響。

近四五年來法庫的大部分出口企業都是有所提升的。去年底我們整個園區的出口額達到1.6億美元左右。出口區域主要是中東,非洲、還有韓國市場。韓國的出口量占80%左右,有兩家出口企業,包括科勒衛浴還有浩松陶瓷。他們在韓國的出口市場勢頭很好。

我們從政府的角度,從各個方面對企業的復工復產進行了積極協調的準備,這次疫情對外貿型企業影響還是很大,現在我們正在想辦法。今天這個視頻結束會以后,我們網上要開黨委會就研究外單目前出現的問題,從政府的角度,出臺一些相關的政策對企業以最大力度的扶持,幫助出口型企業渡過這個難關。

雖然我們廠產能產量很棒,但畢竟發展時間有限,受貿易戰的影響。基本是沒有海外建廠的。但近三年很多企業表現出對一帶一路相關政策的關注,也有七八家企業在一帶一路國家進行了投資建廠。 

從政府的角度一定要千方百計的為企業著想,這是出發點,同時出現情況以后。一定按照預案把工作落到實處,比如說我們的防控物品,還有一些政策支持。從這個疫情開始我們一共發了六個命令,都是為了盡快的幫助企業復工,解決很多企業自身難以解決的問題。

這次疫情中,我們園區抗風險能力得到了充分的檢驗。而對于企業自身,打鐵還需還需自身硬。我們園區將近有22家企業,相對良性的企業對于這次復工復產,熱情還是很高。雖然今年全國開工都比較晚,按照以往的慣例,東北的地理位置和氣候影響,我們往年正常企業開工也都是三月中旬左右。如果以這個時間點出發,從這個工地上進行推算的話,我們法庫產區從復工復產的角度說,這次疫情的影響不是很大。但是,因為涉及到用工問題。還有企業可能自己資金鏈、供應鏈的薄弱,特別是中下游建筑陶瓷企業對的影響會很高。



山東省建筑衛生陶瓷行業協會秘書長宋超謀 

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



截止到2月21號24時,整個山東省境內已經確診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總共是750例。山東的陶瓷產區主要分為兩大產區,一個是淄博市,另外一個是臨沂市。目前的山東淄博市確診的新冠狀病毒患者是30例,臨沂49例,這是目前為止兩個產區的疫情相關情況。

我掌握到的信息是目前在山東產區陶瓷行業,尚未發現感染新冠狀病毒患者,這對于我們行業來說最好的一個消息。相比往年而言,一般現在這個時期,企業基本上復工率能夠達到90%以上了,但是今年,整個山東產區淄博只有一兩家開工,目前臨沂市只有三家企業復產。

企業運營已逐步恢復 協會政府強強聯手

淄博市今天下午或者明天有兩家企業已經批準復產了,其他的企業還在走相關的流程。為了協助更多企業能逐步復工復產,在當下新冠狀病毒已經得到可控前提下,山東省建筑陶瓷行業協會、聯合政府以及相關部門做了以下幾個工作:

第一個,協助各企業制定相關的復工復產的工作方案。把生產時間,復工人員數量、往返情況、來源地整理清楚,將生產計劃以及這個原材料采購工藝和產品的銷售,還有物流、運輸相關整個流程中的疫情防護措施安排到位,聯通企業相關供應鏈,協同安全的復工復產。

第二個,對于一些企業開工的書面申請,一并報到相關的主管部門。相關的政府部門,在三日內要對申請復工的企業進行審核驗收,向企業下達復工復產項目復工開通的通知書,及時地把復工復產企業的基本情況,包括項目名稱、復工時間報告給相關的主管部門報備。

再者,就是關于環保職工的分類管控情況。

首先是重點疫區的職工,一定要待崗隔離的狀態;在隔離14天之后再反饋到相應的工作崗位。至于有重點疫區旅行史的或者接觸史的,主要是觀察是否有癥狀。在14天的隔離期解除之后,也可以正常返崗。對于省內的其他城市職工,只要是相關的街道或者是鄉鎮,出具健康卡,這些職工可以安全上崗,沒有其他的特殊規定。

目前山東產區關于復產復工之后的企業疫情防控主要從這些方面做的,從防控風險從源頭抓起。企業的抗疫防疫小組首先要行動起來,從正月初五開始,基本上針對本地的常住職工進行登記,然后從外省到達山東產區的職工,進行合理的安排隔離大概14天左右。然后,這些務工人員只要沒有其他的異常,基本上可以分批安排正常的返工。

此外,企業對防控物資的準備。為了讓廣大的陶瓷行業職工有一個安心舒心的工作環境。基本上每個陶企從初六開始,通過各種驅動渠道采購了防疫物資,包括基本用的口罩、消毒水、防護服等等。對陶瓷行業所要復工生產的場所、工廠角落、窯爐設備等,進行全面嚴格的消毒。每天安排人員進行專項的檢查,保證整個環境是處于疫情之后的比較安全的狀態。

第三就是關于返崗的基本情況。

職工首先要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企業全部安排指定專車接送上下班職工。按照不同的時間段接送,在這個過程當中全程佩戴口罩;然后,進入辦公場所的時候要進行詢問登記和測量體溫,包括職工就餐的時候不進行面對面就餐,注意勤洗手,或者特殊情況下需要摘除口罩的時候,要保證最大限度的做好自我保護。這是目前截止到現在為止,山東產區企業對疫情防護的一個大概狀況。

疫情限制陶瓷行業出口

前不久山東省陶瓷協會向山東省商務廳提報了《關于節后陶瓷行業針對這個貿易戰或者是疫情之后出口的基本狀況》。2月18號晚上,俄羅斯的總統簽署了一個法令,原產于中國的瓷磚產品包括其他一些產品、人員,2月20號起一律不允許進入俄羅斯聯邦。整個俄羅斯政府,要暫停受理中國公民的準入性文件。

還有巴基斯坦,目前禁止中國產品出口到他們國家。所以說根據當前的疫情狀態,大部分的國家,尤其是一帶一路的國家,開始對我們中方人員,包括我們的一些產品、不光是陶瓷產品,進行一些限制性的政策。

在當前這個疫情狀況下,對于我們陶瓷行業來說,整個限制是還是非常大的。當前我們關于陶企的生存狀況,有句話說得好,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除了佛山產區之外,其他產區大部分有影響力的品牌不多,行業知名度小、行業的影響力比較小,這樣一個必須面對的困境。包括我們其他產區許多渠道鋪設力度,經銷商的質量不高都是很大的問題。

企業應沉淀積累 厚積薄發

陶瓷行業整個生產體系,包括銷售體系或者是品牌體系,是各自獨立的系統工程。可能要求我們的生產體系,從產品質量和產品研發、產品設計等等,要有一個高標準,要直接對接到國外。當然這些東西只是產品的內在的屬性,對外的像品牌包裝、宣傳、推廣等等也需要我們這些陶瓷產區以及陶瓷企業做長時間的沉淀、積累,然后才能做到厚積薄發。

現在存量市場不斷縮小的情況下,大家如何更好的去搶占這個存量市場,可能更多的時候,就是說內銷和外貿兩條腿都要兼顧。對內,一方面要不斷去深挖自己的潛力研發創新,然后做好自己的國內市場開發;對外要不斷去延展國外市場,要有國際思維和國際高度。

為什么進口的產品在我們國內依然還賣的那么好,而且價格賣的還那么貴?大家要向這種差異化、個性化思維來轉變。就現在我們來看,說起來很容易,但是做起來要需要相當長時間的積累和沉淀。

在疫情影響下,尤其在當前新疫情期間,對我們中國經濟突然來了一個急剎車之后,大家就正好利用這段難得的時間。進行一些思考和反思,進行深層的思維意識的轉變,可能對于我們整個行業來說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情。

因為大家平時工作都很忙,也很難得有這么長時間的修整,能夠認真的重新審視這個傳統行業,在這種經濟巨變的情況下,怎么樣更好的去跟互聯網擁抱?怎么樣去精準對接客戶資源?可能我們行業內的人員要思考行業外的資源如何能夠有效的進行整合,進行共享等等。

最后,我想借助這次機會,送給我們行業一句話: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待到春暖花開,且看龍嘯九天,希望大家共同來跟我一起交流,謝謝大家!


閱讀全部
江西快三号码走势图 pk10赛车网址 丰胸美女捕鱼 福建11选5百度 bb幸运熊猫注册网址 三肖期期中王中王 东方6 1三加二中多少钱 福建22选5开奖时间 江西多乐彩软件 华东15选5中奖规则 韩国快乐8开奖官网 nba赛程虎扑 哈灵麻将下载安装安卓 虚拟足球e球彩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手机版走势图 广东麻将鬼牌 15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