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詩瓷禮品
所在位置:首頁 > 薦讀 > 喻鎮榮:逢好似初相識,別老終無怨恨心——懷念楊獻旺兄長
喻鎮榮:逢好似初相識,別老終無怨恨心——懷念楊獻旺兄長
來源 : 陶衛網     閱讀 : 17673    作者 : 喻鎮榮    2019-07-05

稱楊獻旺為兄長,我還是第一次。我一直把他當作同事,當作朋友。他因車禍身亡快30年了,我經常想起他,懷念他,結果逐漸發現他在我面前真正的角色應該是兄長。

1.jpg

我們都是第一批頂替父親的崗位參加景德鎮陶瓷廠工作的。入廠時間是1975年12月31日,趕上年尾的日子進廠是廠領導班子照顧我們這一百多個新工人。因為耽誤一天就算1976年進廠的工人了,少了一年工齡廠齡,退休要吃虧的。

楊獻旺是江西都昌人,來自農村,只記得他家里叫楊家山,我沒去過,忘了叫什么公社什么大隊。他父親老實巴交,身體不好,平時不言不語甚至對人招呼都不打,這種人自然沒有好工種,也在這個大廠里面很少朋友。因此,楊獻旺進廠后本該進入最苦最臟的生產一線,然而楊獻旺卻為人機靈,他有一個本家在廠里是黨委副書記,楊獻旺取得了他的幫助,逃避了苦差的工種,被安排到飯堂里面賣飯了(當時稱打飯)。這份工作輕松,干凈,還有一點小權力,盡管這種權力叫今人不屑一顧,但在當時還是有些受人羨慕的,體現了他的活動能力。

獻旺兄中等偏高個子,偏瘦,身體結實硬朗、性格溫和,總是穿著干凈整潔,辦事干練。說話聲音不高,時而微笑。絕不討人嫌棄,還得到多數人的喜歡。他吃飯喜歡吃干硬一點的飯,我們叫健飯,他比我年長4歲,但顯得很年輕,他叫我為小喻,我稱他為小楊。我們是大廠,有前后兩個飯堂,分別在東北和西南兩個對角線上。前面的飯堂大,負責賣飯菜票、蒸饅頭、燒菜,后面的飯堂蒸飯,開飯的時候,前后飯堂用大板車相互交換飯菜賣給員工,但是統一管理的。獻旺就住在后面食堂,但也經常在前面食堂賣粥賣飯,我們成了朋友后,他總是要多打些飯給我,當時糧食還是緊張的,不能不當回事。

2.jpg

我是土生土長的當地人,父親做一手木工好手藝,因此在廠里我條件比小楊好多了,何況我也做木工,可以算是好工種。等到了陰陽之隔,我悔之無及,深為悔恨:因為他無依無靠,單身一人到景陶工作,我應該多幫他才是的,結果反而是沾了他不少光。

進廠后約兩年的冬天,小楊的父親生病了,在第一醫院住院,很多人去看望他父親。我父親見狀說:這都是小楊做人做的好,大家是看著小楊的面子來的。父親的話是對的。

小楊在農村合作社工作過,在當時算是會做生意的人,還會打算盤。進廠后他通過關系把農村合作社的工作經歷算進來了,跳過了學徒階段,直接算熟練工,一個月能有三十多元的收入,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也不知他怎么弄的?因為在當時是很需要保密的,他只偷偷地笑著告訴我這個結果,有這個本事,要在后來的商海中打拼,一定不會差。

小楊進廠一年后就買了塊上海牌手表,這種手表當時賣125元/塊,算是家庭的一個大件了。不僅是一個大花費,而且有錢沒有票也買不到。需要有很大的法門(面子)才能弄到一張手表票才能買。因此,小楊還受到了一些人的羨慕,可是帶了半年多,放在宿舍里,夜晚被人偷了。他趕緊到保衛科報了案,又沮喪的連夜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我,聲音里有明顯的慌亂和難過。我陪了他一會兒,也不懂好好安慰,后來回想起來,類似的錯誤我犯了不少,真是慚愧。幸虧這個案件被保衛科謝景發科長破了,追還了手表給他。

我在廠里也有單身宿舍,和他很近,經常和他一起聊天,有時候他還請我吃飯,我家的糧食計劃不夠,他還幫我到鄉下買米。有一次是我倆各自騎一輛自行車跑了幾十公里路去買的,他還利用他的條件幫過我朋友的忙。

3.jpg

小楊性格溫和,對人恭敬,受人歡迎,可以說大家至少不會對他有意見。可是他也犯過一次錯誤,恐怕是惟一的一次錯誤。那是一次賣飯的時候,飯堂里很少人,節奏比較慢,一位汪姓的年輕女同事來打飯,小楊想和她套近乎,笑著和她打招呼說:“矮婆子,也來打飯了”,這位年輕的女同事長得也漂亮,只是個子矮些,愛打扮,她一聽到小楊稱她“矮婆子”時臉都氣得通紅,說話也很激動,大約是說你為什么罵人?小楊很尷尬,趕忙陪不是,后來小楊把這個經過告訴了我,后悔不迭。連連說下次再也不能和女人開長相上的玩笑了。

后來小楊換過兩次工種,一次是去衛生瓷車間,一次是做水工,做水工是技術活,又能為職工家庭服務,也算是有些權力,而換工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足見他的活動能力,也足見他在市場經濟中有立足之本。

1985年我電大畢業,在此期間,我和他聊過我畢業論文的價值和今后的追求等,他顯出非常高興的樣子說:“我還沒想到你的文章比人家強呀!從此他也在期待我的發表和成功,可終于沒有看到!但給了我的溫暖、鞭策和鼓勵。而他在這一段時間里也曾有幾分得意的笑著告訴我,平時和同事、鄰居聊天。他經常用昔時覽文,受到大家的敬佩,同事兼好友邱保水則對大家說:“小楊是有水平的!”顯然,小楊因此很開心,有價值感。其實我也早就發現了小楊在這方面的水平,可是不善于表達,不懂得鼓勵和捧場,幸好還能算是一個好聽眾。現在回想起來,如果當時能表揚他幾句,讓他更開心,多好啊!

4.jpg

八十年代中后期,改革開放逐漸深入,有人停薪留職,也有人用其他形式下海,我倆都比較保守,有一次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他說,我們是十年的工齡,二十年的廠齡。因為父親都在這里干了一輩子,全廠同事對我們知根知底。所以我們的“廠齡”實際上比工齡長得多,不能輕易丟掉。

1988年2月9日也就是春節前夕,我們這個企業員工,每年都有一擔木炭福利,然后有貨車免費送家在都昌、波陽的員工回家過年。小楊早已在廠內安家落戶,并有了一個女兒,但母親、哥哥、妹妹還在鄉下。為了省錢,主要是為了把木炭送給母親,小楊也搭上了這趟回家的貨車,這種車連篷都沒有,冷風吹得人難受,開了好長一段路以后,駕駛室副駕駛的員工到家下車了,空下了座位,小楊于是頂上去。這位張姓司機曾在部隊開過車,以開飛車聞名,汽車重新開動不久,就飛速行駛起來,以至和對面來車相撞,小楊瞬間隕命!在火葬場送別的時候,大家發現他還來不及閉上眼睛,正所謂死不瞑目!

小楊車禍身亡的消息,迅速傳遍了全廠,大家都感到意外、震驚、悲痛。一個性格這么好,做事這么穩的人怎么會遇到這種事?這天夜晚睡覺我做了一個惡夢,夢見汽車飛速向我撞來,我大叫一聲,陡然站了起來,立在床上。此時正是冬天,我卻發了好久的呆才重新躺下。

5.jpg

2月13日是我兒子滿月,說好了他回來吃滿月酒的。但是,他永遠也不會回來了!

我平時就感覺并佩服他在廠里和各種各樣的人都合得來,這時候再一次感覺到大家對他都評價甚高,包括年輕一代的俊男靚女。

一位姓石的車間同事告訴我:小楊說過,他最喜歡的人是他的女兒,他最放心不下的是他的母親。

小楊的母親、哥哥、妹妹都到景德鎮來奔喪來了,他的母親哭得聲廝力竭,成天只會說兩三個字:肝腸啊!肝腸啊!哀聲痛徹,直至嗓音嘶啞未絕,令人不忍與聞。

殘存在腦海里的記憶還有一些,但怕引起其他人的情緒,不寫了,自留著。本來也沒有什么轟轟烈烈的事情,所以當初也沒有太當作一回事,卻又于今難忘,什么原因呢?

昔時賢文說得好:相逢好似初相識,到老終無怨恨心。

人們在相識之初彼此之間相互兼讓客氣,自我約束。交往多了,本性顯現,難免放縱,甚至相互傷害。及至晚年或分手又會發現相識之初的景象彌足珍貴。

所以小楊的待人之道已經是一種修養,一種境界,自然使人珍惜敬重難忘了。

何況他為人著想,助人為樂,樂于付出。

轉眼之間,30年快過去了!我經歷了更多的風風雨雨,成功失敗,小楊都不能與我分享和分擔了,唉!

6.jpg

劉備在興兵伐吳,為關羽報仇雪恨時說:“朕不為弟報仇,雖有萬里江山,何足為貴”?而今我寫下和發表的文字應該接近百萬計了。這篇文章,我也有想做“老賴”的想法,但終究于心難安,難以給自己有個交待。在他蒙難30周年即將到來的時候,了卻了一件事吧。免得真有陰陽交替乃至相逢的時候,小楊可能會和顏悅色的說:小喻,你寫了那么多文字,我很喜歡很高興,為什么不給我寫一些呢?

(責任編輯/唐永誼)

閱讀全部
江西快三号码走势图